第十三章晋戎

作品:《解锁开姿势繁

????一醒来,余沛欢就意识到自己被一团巨大的绵软包围,柔顺的白se绒毛紧紧地裹住她,不禁让她舒服地叹出了声。打量着自己身上依旧刺眼的血w,她挪了挪身子,用手拨开绒毛,留出一点缝隙好让自己观看。

????她现在是连自己处在哪里都不知道呢。

????蓦然视野开阔,余沛欢却是惊了。

????只见山脚之下,凛风呼啸,白雪皑皑,上百号人皆被缚仙索捆着,神se平静,却是目光痴迷地望向同一个方向,有序地排起了长龙。

????而她所处的山头,却是植被成林,古树参天。

????如此反差,究竟是怎麽回事。

????顺着他们的视线,余沛欢瞧见了一个冰与蓝间se的华丽牢笼,其之大小,恰好能容纳上百人。牢笼的构造与鸟笼无异,雪se的铁栏上有雷电闪烁,偶尔还能发出“兹拉”的声音。

????笼的顶处,有一根深蓝近黑的铁杵,电的威压乃是铁栏上的好几倍。

????每隔数息,铁杵便朝着笼内的人释放它的威压。就像一把利剑,划破空气的静谧,又如一道闪亮的圆弧,亮堂地不可思议,最後在余沛欢探究的眼神中直直劈在人们身上。

????痛苦的喊叫声高低起伏,余沛欢并不意外,倒是惊讶为何这些人的神情中透露出一丝愉悦,甚至称得上是爽意。

????不对劲,余沛欢越发不解。

????就在此时,娇媚入骨的nv音传了过来,余沛欢赶紧把头一缩,避免让她看见。

????紧身的紫se长袍显得她的曲线越加诱人,极高的开叉下方掩不住一双莹白光滑的长腿,再往上看,令人窒息的是,衣袍x口处挖了一个大洞,露出大半只雪neng的丰盈,似乎她稍一弯身,便能瞧见里头的风景。

????荞凤全然不在意,手指伸进口中极为y1ngdang地t1an了t1an,顿地目光一凝,似是发现了什麽有趣的东西,“咯咯”地笑出声来,与此同时,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两只蜘蛛遂然爬进她的衣领内。

????“晋戎,不如让姐姐瞧瞧?”

????她指的当然是余沛欢。

????闻言,晋戎的两只耳朵猛然竖起,两只爪子不安地刨着地上。

????荞凤见着,又是噗嗤一笑,倒是没再逗弄他,自顾自地看起山脚下方的人群。

????见着,晋戎的身t蓦地放松。

????此时,一位豆蔻年华的nv修刚好挤进了笼子里。

????荞凤漠然,略一施手,便见到一团莹hse的光团从nv修的身t浮出,随後飘到她的面前,缓缓地铺成了一副空白画卷,五颜六se的光影凝结在一起,刻画了她的前半生。

????巧了,这nv修名唤黎嫣,也是乾空学院一年级的nv弟子。

????见状,余沛欢便打起jing神来。

????黎嫣打小天资聪慧,又得有一副姣好的面容,平日里,一年级的男修都对她颇有照顾,按道理说,这样应该会引来nv弟子们的妒忌,她却是凭着自己的情商妥善处理了她们之间的关系。

????画面到这,余沛欢看她的眼神也带了几分敬佩,要是她有这nv修一半聪慧就好了。

????谁知,光影急速变换,场景陡然一切,床榻摇晃的吱呀声盖不住黎嫣嘴里吐出的sheny1n,她两条yutu1攀上男修的劲腰,耻骨处不停地配合耸动,似是要把男修的魂给x1走。

????余沛欢睁大了眼睛。

????这不是学院的佛裕堂吗,他们也敢。。。

????下一秒,场景再换,黎嫣媚眼含春地t1an舐着男人的roubang,像是贪吃的nv妖,动作之间风情万种。

????再看那男人的脸,余沛欢差点惊呼起来,这不是学院的副院长吗,显然跟刚才的男修不是同一个。

????这黎嫣跟她一样,不是什麽好鸟,她要收回刚刚那句话。

????荞凤扯出一声冷笑,捏碎了这团莹h。

????她嗜血般t1an了一下嘴角,啧啧称奇道,“这人类nv子,好像也没b我们好多少。”尔後,不知道想起了什麽,眼神划过一丝落寞,接着甩袖离去。

????刚看完两出活春g0ng,晋戎的两只毛茸茸的耳朵红得yu滴出血来,在他通t雪白的身t上显得格外引人注目。他的眼底满是疑惑,还隐隐充斥着一gu不知名的yuwang,只好用爪子奋力地刨着泥土。

????虽然知道他现在的情况不对,但余沛欢也不懂,只能抱紧他的绒毛,不让自己掉下去。

????直到h昏来临,天se近黑,十几名身套黑褂的男子齐刷刷地走近,她才觉得晋戎正常了点。

????领头男子双手作辑,恭敬喊道:“大使。”

????晋戎蓦地一吼,声音震及整个山头。

????甫一得到指示,领头人及他的同伴立马行动起来。只见他们拿出一个袋子,那袋子如同钱囊大小,却在顷刻之间变成了一个黑洞,黑洞深不见底,随着领头的符语吐露,不过数息,山脚的人们便被尽数收入收纳其中。

????与此同时,无数的斑驳光点飘向天空上方,在余沛欢不解的眼神中凝聚在一起,复又消失在天际之间。

????她瞧着这些光点怎麽像是灵根的元素之se。

????元素之se??!

????这些人想夺取他们的修为!

????余沛欢满脸惊骇,随後,只闻一声巨响,偌大的雪景在她眼前轰然破碎,变回原先的样子,与山头的风景融为一t。